<i id='0ur6s'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0ur6s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0ur6s'><strong id='0ur6s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0ur6s'><strong id='0ur6s'></strong><small id='0ur6s'></small><button id='0ur6s'></button><li id='0ur6s'><noscript id='0ur6s'><big id='0ur6s'></big><dt id='0ur6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ur6s'><table id='0ur6s'><blockquote id='0ur6s'><tbody id='0ur6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ur6s'></u><kbd id='0ur6s'><kbd id='0ur6s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dl id='0ur6s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0ur6s'><em id='0ur6s'></em><td id='0ur6s'><div id='0ur6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ur6s'><big id='0ur6s'><big id='0ur6s'></big><legend id='0ur6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0ur6s'><div id='0ur6s'><ins id='0ur6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0ur6s'></fieldset><ins id='0ur6s'></ins>

          頭痛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4
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_草莓视频app在线观看视频_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

            上學路上道旁的水塘裡,有兩女一男三個小學生在水塘邊玩著。

            “我來啦!”

            “噗通”一聲,小麗身後撿起一大團水花,轉身瞧見身後水面上泛著的漣漪,那人潛在水下沒有出來。

            “你要起來就完蛋咯!”小麗說著,嘴邊露出陰測測的笑,悄悄的想起挪動步子,眼睛仔細的在水下搜尋著。

            “呃啊!”

            小蘭突然出現在小麗身後,一下子嚇得小麗突然跌倒,然後瞧著對方的樣子捂著肚子哈哈大笑。突然頭頂淋下一盆冷水。弟弟小迪站在高處手裡拎著一桶水,早已經笑彎瞭腰。

            “好哇,看我抓住你不好好修理你的。”小蘭上岸追著小迪。

            “你也別跑!”小麗開始上岸追小蘭。

            小蘭突然停下腳步,捂著耳朵彎下腰,“呀,耳朵好像進水瞭,好痛啊!”

            “呵呵,耳朵都會進水,好笨啊!”

            其他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些,他們彼此有追逐瞭一陣,天色晚瞭便回傢去瞭。

            但也就是從那次以後,小蘭便時常會有偏頭痛的現象,甚至不久竟會有莫名掉頭發的現象,然後……

            “你知道那個能見到鬼的方法麼?是我堂姐告訴我的,聽說在高中傳遍瞭。在放完暑假後,堂姐學校突然有個姐姐發瘋瞭,不管那間醫院都查不出原因,最後隻能推論是考試壓力造成的精神疾病,之後她一直呆在自己傢裡。直到後來有一天,一個住在社區死胡同裡的一個老奶奶,突然站在那個姐姐門前,嘖嘖說:那女人是被鬼纏上瞭;於是大傢就問:奶奶,那怎麼辦啊?結果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小麗坐在學校教室裡給小蘭講著鬼故事,故意低著聲音制造著恐怖氣氛。弟弟小迪突然打斷她們的對話,“這讓我想起那個美國發現的阿米巴蟲耶,這件事是不是會更可怕點啊?”

            突然自己好容易制造的氛圍被人打斷,小麗斜著眼睛瞪著小迪,小蘭趕忙插話道:“我弟弟有點傻,不過我也本來就不相信什麼鬼之類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嘛?”小麗故意擺出一副陰測測的笑容,尖聲道:“那我們去看看吧。”

            小蘭愣住,“嗯?去看鬼?”

            小麗拉起小蘭的手,“對,就是現在,自習課不要上瞭,我們到哪兒剛好天黑——”

            “可是我沒跟傢人說就出來瞭!”

            小蘭講話時,雙腳已經踩在瞭後山的小路上,身後跟著小迪,小麗走在前面。

            “沒關系,就在附近而已!”小麗毫不在意的勸道。

            小蘭不置可否,看瞭看低頭看手機毫不在意的弟弟,隻好默默地跟在小麗身後,過不久突然停住,緊張道:“什麼聲音?”

            小麗也被她嚇瞭一跳,“什麼?怎麼啦?”

            小迪毫不在意的說道:“青蛙!”

            小蘭回身瞧瞭眼漫步在不的小迪,自己心裡倒是直發毛,“這條路很危險,要我牽你的手麼?”

            小弟沒有理她,抬頭道:“到瞭!”然後抬頭瞧見不遠處的石堆和祠堂道:“什麼嘛,就隻是以前的祠堂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小蘭一見,整個心也放瞭下來,裝作不屑道:“哈哈,就是,沒錯!”

            小麗信心滿滿道:“你們看到那邊疊的很高的石頭吧?聽說很久以前,這村裡有個神婆,後來和村民們有些摩擦,所以生氣的神婆開始到處散播瘟疫,動物們都死瞭,就連村民都有不少喪生的。於是村民們紛紛起來反抗,就在這裡他們用石頭砸死瞭神婆,並把她用石頭埋瞭起來。之後的歲月裡,村民們為瞭祈福百病不生,會在每天的神婆死亡的那天來這裡丟石頭,漸漸的竟成瞭當地人的習俗。”

            小迪問:“那怎麼石堆還是那麼矮呢?”

            小麗斜瞭一眼這個愛插話的毛頭小子道:“你聽我說呀,幾年前因為開路,石頭被請走,結果在清除過程中,但是人們主導開路的工人都因不明原因病死,最後那件事隻好不瞭瞭之,之後再沒人動過這個地方,都怕神婆會再次醒來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根本就是騙人啦,我百度都沒查到這件事情,真不知道如今還有人相信這種迷信……”這個冒冒失失的小迪再次打斷小麗,甚至走上前看時掀開那堆石頭。

            “誒,不要碰它!”小蘭急忙上前制止,小迪被嚇瞭一跳,急忙閃開,小蘭卻不小心被地上的石頭絆倒,跌坐在石堆上,石堆瞬間塌下一半,露出石堆下埋著的一堆白骨。

            “不是我幹的,是姐姐你把他弄到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小蘭驚叫一聲,撞開身後的小迪,向遠處跑去。

            “怎麼啦?”

            “幹嘛?等等我呀!”

            小蘭哪裡顧得上理他們,拼命的奔跑,頭又開始疼瞭起來,黑暗中迎面撞上一個高大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“小蘭?”原來是村裡的王叔,見小蘭一臉驚慌,關切的問道:“你怎麼瞭?這麼晚你去哪兒啦?”

            小蘭上氣不接下氣,“叔叔,那個……那個山裡的祠堂。”

            王叔叔皺眉道:“你從哪裡聽說的祠堂?”

            小蘭整個人中邪瞭一樣喃喃道:“那個石頭墳墓。”

            王叔叔抓住小蘭肩膀,“你絕對不能去碰那個石頭墳啊,去年有個從縣城來的高中姐姐因為不小心碰瞭那個石頭墳,結果就中邪瞭,一年多的時間跟瘋瞭一樣,聽說是在社區找的香門幫忙把鬼移走,那妹妹才活瞭下來。”

            難道是小麗講的那個故事,那故事難道是真的?小蘭頭痛的厲害,已經想不出任何事來。

            “快,告訴我見鬼的方法!”

            小蘭突然半夜闖進小麗傢裡,沒頭沒腦的問小麗見鬼的方法。

            “怎麼啦你?”

            “我被鬼上身瞭,快救我!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“在你的床頭放一面小鏡子和塗瞭香油的梳子,還有一個可以替你的祭品,然後十二點的時候拿鏡子照照,看你的頭上,就會見到有鬼在你床頭幫你梳頭,然後這時候拿出祭品,這樣鬼就會移到祭品上,那個奶奶就是這樣就那個姐姐的。”

            小蘭回到傢,準備好瞭鏡子和塗滿香油的梳子,至於祭品,她瞧瞭眼隔壁床鋪上的熟睡的小迪。她咬瞭咬牙,平躺在床上,隻等十二點鐘一到,便按照小麗的方法轉移鬼魂。

            時間越是這個時候越會讓人覺得漫長,她感覺頭開始疼痛,甚至越來越痛,她咬牙強忍著,通身是汗,睡衣都已被汗水打濕瞭。好不容易挨到十二點鐘,她緩緩的拿出鏡子——裡面除瞭自己滿面的汗水外,並沒有什麼梳頭的鬼。

            她長舒一口氣,心想自己真是大驚小怪,這世上哪有什麼鬼魂呢?就在她準備放下鏡子睡覺時,突然眼球突出,一句話還沒來得及說出,眼前便是一片漆黑——一隻蟲子竟從小蘭眼睛裡爬瞭出來——

            小迪揉著眼睛從床上坐起來,餘光瞥見還在熟睡的姐姐,叫瞭聲:“姐,起床啦!”然後坐起來,穿鞋子時瞧見一個熟悉的卻又從未在現實中見過的蟲子,他一腳將它踩死,然後便抬頭瞧見已經七竅流血的姐姐躺在床上——

            小蘭從水塘裡潛水的時候,就被阿米巴蟲從耳朵鉆進腦子裡,所以時常頭痛。而她卻深信自己是因為鬼魂入侵導致的,卻沒有及時去醫院診治,造成七竅流血死亡。村裡人也迷信的認為這件事又是因為神婆的鬼魂復仇所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