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sne3'></dl>

    <code id='sne3'><strong id='sne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ins id='sne3'></ins>
    <i id='sne3'><div id='sne3'><ins id='sne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acronym id='sne3'><em id='sne3'></em><td id='sne3'><div id='sne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ne3'><big id='sne3'><big id='sne3'></big><legend id='sne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span id='sne3'></span>
        <fieldset id='sne3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sne3'><strong id='sne3'></strong><small id='sne3'></small><button id='sne3'></button><li id='sne3'><noscript id='sne3'><big id='sne3'></big><dt id='sne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ne3'><table id='sne3'><blockquote id='sne3'><tbody id='sne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ne3'></u><kbd id='sne3'><kbd id='sne3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i id='sne3'></i>

          惡犬(一)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APP下载地址_草莓视频app在线观看视频_草莓视频app在线下载

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劉大喜在縣裡的屠宰場幹活,他專門負責殺狗。

            他住在縣城邊上的一個村子裡,每晚下班都要走很長一段夜路,但他長得人高馬大,再加上殺生無數,身上的血腥味就算是鬼聞到瞭都要退避三合,所以這段路對他來說沒什麼可怕的。

            但他現在卻有些恐懼那條路,因為他被跟蹤瞭,就在那條路上。但跟蹤他的不是人,而是一條狗。

            那隻狗長著栗黃色的發亮的皮毛,在黢黑的夜裡也能反射月光;它隻有一隻眼睛會發出幽綠的光,另一隻眼可能瞎瞭;它的嘴巴比一般的狗要尖。他看不太清楚那條狗其它的特征瞭,但他就是覺得那條狗長得奇怪,不僅長得奇怪,它的行為也奇怪。

            它總是跟在劉大喜的後面,但也僅僅是跟著,它既不隱藏也不攻擊,它不叫,甚至連走路都不發出一點聲音。

            劉大喜心想,要不是那天他蹲下來系鞋帶看見瞭它,也許它會跟自己一輩子。

            狗會跟蹤人嗎?也許它不是一條普通的狗呢。

            這晚下班,劉大喜帶上瞭他的殺狗刀。他想,不管你是什麼狗,今晚就是你的死期!

            這晚夜很黑,那隻黃狗又出現瞭,它仍舊沒有發出一點聲音,仍舊不緊不慢地跟著。

            劉大喜舉著刀子,惡狠狠地看向那隻黃狗,說:“老子整死你!”

            但他不敢向前,他更不敢把刀子擲出去,他隻在地上撿瞭一塊稍微大一些的石頭,瞄準黃狗,扔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黃狗歪瞭一下脖子,呲瞭一下牙,什麼聲音都沒發出,轉過身慢慢地走瞭,它走得很優雅,像個走t臺的模特。

            劉大喜終於松瞭一口氣,汗珠大顆大顆地從額頭滾瞭下來。他突然想起黃狗離開之前呲瞭—下牙,他覺得,也許它是在嘲笑自己不敢拿刀子捅它,嘲笑自己太懦弱。但是,它會笑,會走臺步,這些不是一隻狗能辦到的!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劉大喜回到傢的時候舂子正在打麻將,孩子在炕上哇哇大哭。見劉大喜回來,舂子立刻抱怨道:“死鬼,怎麼才回來?孩子都餓瞭,快去給孩子沖點奶粉,再給我熱點飯,打瞭一天麻將可餓死我瞭。”

            這個女人在嫁給劉大喜之前溫柔體貼,乖巧得像隻美羊羊,結婚後她卻越來越蠻橫,現在幹脆成瞭霸道的紅太狼。

            見劉大喜發呆,舂子立刻板起臉,說:“還不快去?你想餓死我們娘倆嗎?”

            劉大喜隻好去給孩子沖奶粉。傢裡的奶粉都喝光瞭,需要出去買,他沒有零花錢,隻能管舂子要。舂子甩給他十二塊錢,正正好好夠買一袋奶粉。

            到瞭食雜店,他想買盒煙抽,但他沒敢,他買瞭袋奶粉,雪花牌的。

            老板和他搭話說:“祥子今天回來瞭?打工賺瞭多少錢啊?”

            祥子是劉大喜的大舅子,但他不可能回來。劉大喜不自覺地打瞭個哆嗦,說:“沒回來。”

            “祥子出去打工三年瞭吧?是不是在外面發展好瞭,不回來瞭?”

            “也許吧,我老丈人和丈母娘不在瞭,估計他也不能回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媳婦生孩子他都沒回來。唉,現在人怎麼這樣,親兄妹有啥仇啊,啥能比親人更好啊?”老板喋喋不休。

            劉大喜沒有接話,拿起奶粉走瞭。

            他這時突然反應過來,那隻黃狗長得竟和祥子的狗一模一樣!一年前,他曾親手宰瞭那條狗,現在那條本該死掉的狗居然回來瞭!最可怕的是,聽老板的意思祥子也回來瞭。他沒現身,他藏起來瞭。

            他回到傢時,麻將局已經散瞭,春子不滿地對他說:“怎麼回來這麼晚?我怎麼跟瞭你這麼個窩囊廢?這輩子都得跟著你受窮。”

            劉大喜也有些生氣:“你說要當貴婦,我就給你做瞭一條狐貍皮圍巾,你還想咋的?”

            舂子也火瞭:“那條圍巾那麼騷,我怎麼能戴出去……”後面是舂子對劉大喜的一頓數落。

            他看著對自己越來越不滿的舂子,突然想起瞭食雜店老板的那句話:“親兄妹有啥仇啊,啥能比親人更好啊?”